【论文故事】我妈想让我“嫁入豪门”,怎么办
分类:关于我们

剩女越来越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成功的、有事业心的年轻女性的增多甚至被认为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结果之一,但是在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些新女性又如何避免与中国传统婚姻价值观偏差太远呢?

在充满个性化的现代社会,年轻人面临着既要追求自我,又要让父母舒心的挑战。对于越来越受人关注的“剩女”群体,在有关婚姻的决定上,又如何才能把握好这个平衡呢?发表在《SAGE开放》(SAGE Open)上的一篇论文[1]以“我妈妈想让我嫁入豪门”为题,探讨了当剩女自己的择偶条件与父母相冲突时,应当怎么办。结果表明,先顺从父母的意愿去相亲,然后和父母讨论谈判,是最好的办法。科学人就此对论文作者,香港大学的杜先致博士进行了采访。

剩女越来越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成功的、有事业心的年轻女性的增多甚至被认为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结果之一,但是在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些新女性又如何避免与中国传统婚姻价值观偏差太远呢?一篇发表在学术杂志上的研究,探究了这些女性为了避免成为剩女而采取的策略。

杜先致来自香港,2012年在剑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于同年进入了香港大学社会学院任职。她的博士论文探讨了50位在上海工作的“剩女”在与异性交往的过程中,应对“两性规限”的不同策略,这是首个从学术角度看待“剩女”现象的研究,并受到了许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杜先致告诉科学人,自己的博士论文原本是想探讨单身又高学历、高职位的职业女性对婚姻的看法和择偶的标准,因为她发现学术界缺乏对单身女性婚姻观的研究,千篇一律的都是关于已婚女性对家庭和与丈夫相处的研究,似乎跳过了“求偶”和“恋爱”的过程,她因此想填补这个空隙。而这些未婚女性刚好就符合了当今流行文化中所形容的“剩女”,因此杜博士的“剩女研究”可算是无心插柳。

所谓剩女,是指年龄在27以上,同时有高学历或者高收入的职业女性。来自香港大学的杜先致说。外界批评她们,说她们之所以被剩下是因为择偶的条件太高,但我的研究发现不是这样。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1剩女研究者杜先致博士并不介意声称自己也是“剩女”,因为现代剩女往往是高素质女性的代表,女性不用因为这个听起来负面的名词而介怀。图片来源:研究者提供

比如,有些女性因为很好的经济条件被歧视;有些女性被她们的伴侣要求在职业和婚姻之间做出选择;而有些女性因为工作时间过长或其过度的消费的生活方式受到指责。

在中国,随着女性教育程度和职业地位的提高,她们成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有人认为这体现出了女性自主意识的增强,也有人认为是男性对这些“非传统”女性的歧视,导致了她们无法找到合适伴侣。杜先致则认为,还有另外一种剩女,她说:“还有些女性不会把婚姻看得那么重,不抗拒结婚但也不一定视婚姻为终极目标。她们坚持要找到最符合自己对两性平等的最高准则的伴侣,才会考虑结婚,我把这类女性称为‘自愿剩女’。”

杜先致调查了50位单身职业女性所面临的境况,发现剩女被剩的更多原因,更多的是来自于她们的伴侣或者追求者的大男子主义和传统观念中的男性主导思想,使她们没法达成婚姻的目标。杜先致把这些定义为择偶中的性别限制,并将其分为歧视性和控制性两类。

对于许多“剩女”来说,不论原因如何,都要面对父母的失望和反对,而矛盾的关键主要在于结婚的时间和对象的具体条件。在婚姻大事面前,既要让自己开心,又要让父母满意,要采取什么策略才能两全其美呢?杜先致先后对14名年龄在27-31岁的“大龄女青年”进行了采访,试图了解她们的经历和选择。这些女性分别来自上海、香港、南京、哈尔滨、江苏和河南,都在上海从事法律、金融、广告、信息技术、媒体、销售、生产等领域的管理工作。

通过调查杜先致发现,这些女性不论是否愿意,在父母要求她们去相亲的时候都会答应。不过,在接下来的选择过程中,就分成了两类。一类女性会优先考虑父母的意愿,只要他们满意,宁愿“牺牲”自己,遵从父母的选择,来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而另一类女性则会就自己的想法和父母商量,双方都做出让步,来获得一个折中的结果。杜先致基于卡罗尔·斯马特(Carol Smart)和贝琪·希普曼(Beccy Shipman)的个性化序列(continuum of individualization),将前者的“遵从-遵从”定为个性化最低的策略,而将后者的“遵从-谈判”定位个性化最高的策略。而对于还不知道相亲对象与自己或父母的标准是否相符,持观望态度的女性,则被归属于个性化的中间等级。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2整合的个性化序列。来源:研究论文。

杜先致曾在2013年发表过有关“剩女”择偶策略的论文,科学人也对其进行了报道。与“剩女”和男性伴侣的“相处问题”不同,杜先致认为,“剩女”与父母之间的谈判是“围绕着父母对她们伴侣条件的不满,例如男方经济条件不够、年纪过大、有过婚史、有子女、非中国籍等,正因为女方本身接受了这些条件,才需要和父母沟通”。除了“剩女”本身为了让父母开心而采取的各种关于婚姻谈判的策略,杜先致指出:“她们的父母也必须要比较开明,才能配合这些‘谈判’。”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论文故事】我妈想让我“嫁入豪门”,怎么办

上一篇:出言需谨慎 别说那十句最伤老婆的话金沙国际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