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二代蚁族寄居大城市的代价 是不是有点太惨重
分类:新闻中心

“农二代”是指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出生的,户口在农村,但工作在城镇的一代人。他们没有了土地,不像父辈一样还有退路;他们进了城,却忍受户籍、社会保障、住房等一系列问题的困扰,前路也很艰辛。在进退之间迷茫,在求生存与为面子之间彷徨,年轻的他们,路在何方?南方农村报记者试图通过从事特殊行业的小关的经历,揭示“农二代”这个群体的未知命运。

毕业了,你想留在大城市吗?

3月21日晚7时,夜幕刚刚落下,广州市白云区一个简陋的出租屋里,床头闹钟准时响起。小关伸了伸懒腰,开始了“新的一天”每天这个时候,是他工作的开始。起床、用电热棒烧水洗澡、洗头、打扮,穿上用300元买来的工作服黑色的背心和裤子、白色的外套,在镜子前端详一番,再次检查仪容,小关出门了。

想。

20岁的小关,外表俊俏、身高一米八几。他从事一项或许为一般人所不齿的特殊职业,他们把自己叫做“仔”或者“鸭”。辍学,进城,以自己的方式在城市里挣扎生存,打上“农二代”标签,小关感觉自己似乎从来没有选择过怎么生活,生活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为什么呢?

生存

更多的机会,更好的生活条件,更优的公共资源……

“特殊”职业,谋生也难

为了留在大城市,你甘愿付出什么代价呢?

21日是他今年上班的第五天,梳妆打扮完,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小关匆匆下楼,随便吃完一个快餐,晚上九点左右打车过去广州的一家夜总会上班。一趟需要25元左右,每天来回就要50元的交通费。小关这晚原本计划要去参加以前同事的婚礼,摸了摸口袋后发现已经没什么钱了。“50元的红包拿不出手,100元又太多,身上没钱了,还是面子重要,不去喝喜酒了。”尽管他心疼100元的红包钱,但每晚打的费还是很爽快地花的,“我们的同事都是打的上下班的。”

我的青春。

不到九点半,小关第一个到了夜总会。他上到二楼后直接进入其中的一个房间坐下,那个房间是每晚他们集中的地方。

类似的对话时常会在城市某个旮旯里不经意地进行着。藏在对话背后的是一颗颗对未来生活带有无线憧憬的年轻的心脏。

小关的同事们陆续到来,穿着同样的黑色背心和白色外套,梳着差不多的发型。大家斜靠在沙发上,脚放在桌上,每人都抽着烟。在房间闲着没事做的同事们,开始聊各种各样的话题,同性恋、人妖等。过了一会,“平哥”感叹昨晚遇到的那批女人没有“抓住”。“平哥”的感叹引起了大家共鸣,“生意惨淡哦”。有人抱怨老板经营不善,每晚来消费的客人太少了,有人说这个不能怪老板,是自己不够努力。之前还一直沉默的小关,建议大家从今晚开始,要主动去各个房间巡查,看见女客人就主动搭讪。“说不定那些女的本来没有找仔的想法,看到我们那么帅就改变主意了。”小关说完,大家哄堂大笑。

如此多的心脏在城郊地区,在大城市的地下室,在胶囊公寓里,倔强而顽强地跳动着。他们居住的地方也许暗无天日,也许只有几个平方,也许夏热冬冷。他们的生活条件也许邋遢不堪,也许穷困潦倒,一箱泡面就是一个月。他们银行户头上的数字也许在增长着,只是增长的速度不是指数型,不是线性,甚至连根号型都算不上,慢得让他们怀疑自己能否坚持走到一直以来所憧憬着的那样美好的生活。

聊完业务,大家又开始大谈各自精彩的经历。“浩哥”说他去年在另一家夜总会做鸭的时候,有一晚遇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她不停地诉苦,说她原本有一段美好的感情,谈了四年多的恋爱,结婚后生了一个小孩,但丈夫有了新欢。妇女伤心欲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浩哥见她那么可怜,最后都没有收他小费,“太亏了”。

蚁族中的大部分是根正苗红的农二代。他们或是早早辍学来到大城市打工谋生,或是一路求学考到大城市的大学求学,他们共同的一点是他们都潜移默化地被他们所在的城市打下了烙印,生活方式和习惯统统都城市化了,对农村老家的一切渐渐变得陌生,失去了归属感。偶尔回农村来家的他们经常会在农村的田埂上茫然而不知所措地走着,期盼着快快地回到城市里。

小关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像浩哥说的那种可怜的妇女,他遇到过好多。其实来找他们的人,最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小姐”,这些“小姐”长得漂亮,基本都是二十几岁;另一种就是被包养的二奶,她们被宠幸一段时间后,很多受到冷落,或者男人都出去忙活了,她们在家寂寞无聊,就会出来寻求刺激。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也许农村老家的房子比他们在大城市里的立锥之地要大上许多,也许在农村老家有父母的嘘寒问暖,但他们宁愿回到大城市在自己的小蜗居里拼尽一切努力换取自己在大城市生活的机会。

小关告诉记者,这行竞争太激烈了。他去年所在的夜总会,一共有四五十个年轻男子,“要身高有身高,要相貌有相貌”,基本都是20岁出头,有一米八上下,都很会打扮,嘴巴也很甜。很多时候,他一两周才被选上一次。跟客人过一晚,至少能收1500元的报酬,有时嫌客人长得丑,就让她加价。如果没被选上出去开房,只是陪客人喝酒,就只得到500元的小费。

大城市里有网络,有星巴克,有KTV,有大商厦,有便捷的公交地铁,而农村没有。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农二代蚁族寄居大城市的代价 是不是有点太惨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