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补名医方论》参附汤
分类:应用案例

阴阳气血暴脱等证。

李佃贵认为脏腑功能虚衰、忧思劳倦、外邪侵袭、饮食所伤是慢性心衰的主要病因。心病日久、耗伤正气,导致心气虚、心血虚、心阴虚、心阳虚。其他脏腑亏损,亦可影响到心脏。脏腑功能虚衰是本病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复感风、寒、湿、热诸外邪,很容易影响心脏功能和血脉运行。忧思过度,心血暗耗;劳累过度,心气耗伤,均能引起心悸气短。饮食不节,损伤脾胃,积湿生痰,痰湿阻遏心阳,发为心悸、咳喘。现对他治疗本病的经验总结如下。

【组成】人参 附子 水煎服。

慢性心衰主要是心、肺、脾、肾等脏同病,尤以心肾阳虚占有重要地位。人体血液的运行,有赖于心肾阳气的推动,心肾阳虚,血运无力,久之则血液瘀阻;血液瘀阻,又使心阳更加阻遏,反复作用,形成恶性循环,则病情日益加重。心脾肾阳虚,不能运化水湿,水气凌心,上见咳逆喘促、心悸怔忡;下则因水湿泛滥而出现尿少浮肿。因此,本病脏气亏虚为本,水饮、瘀血为标。外邪反复侵袭、劳倦思虑过度、饮食所伤为病情加重的重要原因。

【注】先身而生谓之先天,后身而生谓之后天,先天之气在肾,是父母之所赋,后天之气在脾,是水谷之所化,先天之气为气之体,体主附,故子在胞中赖母息以养生气,则神藏而机静,后天之气为气之用,用主动,故育形之后资水谷以奉生身,则神发而运动,天人合德二气互用,故后天之气得先天之气,则生生而不息,先天之气得后天之气,始化化而不穷也,若夫起居不慎则伤肾,肾伤则先天气虚矣,饮食不节则伤脾,脾伤则后天气虚矣,补后天之气无如人参,补先天之气无如附子,此参附汤之所由立也,二藏虚微之甚,参附量为君主,二药相须,用之得当,则能瞬息化气于乌有之乡,顷刻生阳于命门之内,方之最神捷者也,若表虚自汗,以附子易黄耆,名【人参黄耆汤】,补气兼止汗,失血阴亡,以附子易生地,名【人参地黄汤】,固气兼救阴,寒湿厥汗,以人参易白朮,名【朮附汤】,除湿兼温里,阳虚厥汗,以人参易黄耆,名【耆附汤】,补阳兼固表此皆参附汤之转换变化法也,医者扩而充之,不能尽述其妙。

李佃贵认为慢性心衰属本虚标实证。本虚以心气虚、心肾阳虚为主,标实以水湿、痰饮、瘀血为多。心功能一级、二级的患者多见心气虚,或兼有肺、脾气虚及肾不纳气,以虚证为主。某些患者表现为气阴两虚或气虚血瘀,或轻度脾肾阳虚、痰饮内停。心功能三级患者以心、脾、肾阳虚为本,或表现为气阴两虚;痰饮、瘀血为标,症状复杂多变。心功能四级患者心肾阳虚为本,且病变及于脾、肺。标证有水气凌心,水饮射肺或水湿弥散三焦。病重者甚至造成心阳暴脱。患者往往有心血瘀阻。本病的主要证型为:心气亏虚、气阴两虚、肺肾两虚、肾不纳气、气虚血瘀、阳虚水泛、心阳虚脱。

删补名医方论》目录

慢性心衰以心气虚,心脾肾阳虚为本,水饮瘀血为标,治疗时要十分注意邪正关系,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或标本兼治。有关心力衰竭的治疗原则,可概括为益气、温阳、利水、化瘀四个方面。

益 气

补益心气法:适用于心衰患者中以心气虚为主者,方用养心汤或保元汤加减。药用人参(或党参太子参西洋参)、黄芪、炙甘草黄精玉竹茯苓丹参等。

补肾纳气法:适用于心衰患者中肺肾两虚、肾不纳气者,方用人参蛤蚧散、大补元煎加减。药用人参、附子、熟地、山药、山萸肉、杜仲枸杞子、炙甘草、泽泻苏子、蛤蚧、冬虫夏草等。

益气敛阴法:适用于心衰患者中气阴两虚者,方用生脉散合炙甘草汤加减。药用人参(或党参)、麦冬五味子、玉竹、炙甘草、生地、阿胶远志酸枣仁、丹参、茯苓等。或生脉针静脉注射或点滴。

益气化瘀法:适用于心衰患者气虚血瘀者,可用生脉散加血府逐瘀汤治之。药用人参(或党参)、麦冬、丹参、川芎赤芍、归尾、红花、炙甘草、茯苓等。

益气利水法:适用于心气亏虚、血瘀水停者,可用复方北五加皮汤:北五加皮、党参、太子参、茯苓、泽泻、车前子猪苓。北五加皮用量一般每日3~10g,维持量3g左右。

温 阳

温阳益气法:适用于心阳不振、气阴亦虚的心衰患者,治以参附汤合生脉散。药用人参、附子、玉竹、桂枝、炙甘草、麦冬、仙灵脾、丹参、肉苁蓉等。

回阳救逆法:适用于心阳欲脱、阴寒内盛者,治以参附汤或参附龙骨牡蛎汤。也可用参附注射液静脉注射。药用人参、附子、黄芪、干姜、炙甘草、桂枝等。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应用案例,转载请注明出处:《删补名医方论》参附汤

上一篇:《医林改错》上卷 亲见改正脏腑图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