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使用硼砂吐痰治病的叙述
分类:应用案例

时间:2019-08-09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杨吉生

从著名作家路遥使用硼砂吐痰治病的叙述中,可以有助于人们对于中药药性中升降浮沉的认识。下面分别以两个医案来加以解说。

大黄属于蓼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性寒、味苦,有泻火解毒、攻积导滞、行瘀通经之功。由于本品药力较大,尤其生用药力更大,一向被喻为“峻利猛烈,长驱直捣,斩关守门”的药品,故又有“将军”的称号。此药使用得当,又往往能发挥“将军”的神威,把患者从危急的状态中解救出来。

泻下消导案(清代名医徐大椿医案):淮安有位大商人杨秀伦,已74岁,患上了“外感停食”证——外感兼有食滞。患者不思饮食,闻饭气则呕。此前经治的医生认为病人年高体弱,虽停食但不能用消导之法来治疗,“非补不纳”,甚至用参进补,病愈重。慕名千里延请名医徐大椿应诊,待明确诊断后即径用生大黄清食导滞,他医及亲人皆不敢用药。徐大椿亲自煎药,并送给病人强令服之(“强服”)。病人服药后泻下宿便,果得平安。徐大椿一反常人的认识,大胆使用“荡涤肠胃”的泻下药生大黄,结果很快就治愈了疾病。徐大椿认为该用消法而不用,则“误人不知其几也”。

袁枚是清朝著名诗人。有一年,他患了痢疾,医生们用人参、黄芪等补药为其治疗。不料病情恶化,袁枚腹部疼痛不止,大便极少,排出的几乎全是脓血,脉搏很快,命已垂危。当医生束手无策,家人已开始暗中料理后事时,袁枚的一位深明医道的老朋友张止原闻讯前来诊治。张止原认为袁枚患的是实证,主张停止补药,改用制大黄。医生们听了大惊,纷纷说这种“虎狼之药”绝对用不得,否则将大破元气,后果不堪设想。但是,袁枚考虑以后却说:“我的病是服了补药以后才明显加剧的,可见不是虚证。张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详细观察以后才提出用大黄,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他既然有此胆识,我如何不敢用?”于是,袁枚大胆地服下了张止原的方药。仅服了三帖,病就霍然而愈。为此,袁枚赋诗一首:“药可通神信不诬,将军竟救白云夫。医无成见心才活,病到垂危胆亦粗。岂有鸩人羊叔子,欣逢圣手谢夷吾。全家感谢回生力,料理花间酒百壶。”

涌吐胶痰案:一男性患者,素有痰疾。恒感咽喉处有痰黏胶着,每咳至声嘶嗓痛,得小块胶痰吐出则稍快,自言痛苦无比。服化痰剂若干无寸效。医者思此病非吐出其痰,病不能愈。于是用硼砂20克,嘱其每次以少许含化,一日可行多次。数日后上门来谢,说用药后吐出胶痰若干,如今胸中气爽神清,多年老疾得小方而愈,真奇事也。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应用案例,转载请注明出处:路遥使用硼砂吐痰治病的叙述

上一篇:金沙官网郭泰恒与大风丸 下一篇:中药与墨金沙官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